新媒指数 New Media Index 新媒孵化 New Media Hatch 新媒招聘 New Media Recruit 新媒学院 New Media College
您当前的位置:第一传媒网 > 微观察 > 聚焦传媒 >

曹林:总把报道当举报,让记者情何以堪

作者:传媒使者 来源:第一传媒网 发表时间:2015-09-02

  “最悲伤作文”曾经泪洒互联网,悲伤还未散去,新闻余温还在,可事情在发生让人尴尬的反转,最新报道称,“最悲伤作文”事发小学西昌索玛花小学将被拆,官方回应称这所党校涉嫌非法办学。凉山州教育局回应称,该州欢迎、鼓励、支持社会力量,但必须依法依规办学。

  这个结果让报道者和支教者非常尴尬,本来想用“最悲伤作文”提起舆论对凉山教育问题的关注和关怀,可“关怀”还没有看到,却引来了一纸“非法办学”的官方鉴定书,招来了“被拆”的命运。官方一纸“非法办学”的决定,似乎将民间的温情和感动击得粉碎。已经有网友开始埋怨报道者,如果不是报道者张扬“最悲伤作文”,这所学校也不会招来被拆之祸,记者的报道客观上成了一封举报信。

  1

  最悲伤作文的残酷续写

  怎么看这种尴尬的反转呢?

  “最悲伤作文”背后的学校竟然是“非法办学”,虽然让人觉得别扭,但舆论应有理性态度,并不是“支教助学”的正义慈善之名就可以享有法律的豁免权,办学当然要依法依规,这是基本的是非。从官方通报看,这所学校的问题还比较多、比较大:无办学资质、涉嫌违法买卖和占用国有林地、涉嫌违法建设、涉嫌非法办学、存在地质灾害安全隐患――让孩子在这样的学校里上课,非常不安全。如果学校真有这样的问题,官方拆除并无不妥,即使让人情感上觉得很不舒服。

  这里需要把两个问题分开来看,“最悲伤作文”所反映的山区教育问题客观存在,我们需要对那里投入更多的关注,关怀“最悲伤作文”背后那个需要呵护的群体。另一个问题是,索玛花小学可能确实存在官方所说的那些问题,属于非法办学,依照法律的话需要拆除――这两个问题纠缠在一起,很容易让人产生情感冲突,其实并不冲突,一方面需要关怀“最悲伤作文”背后的那个群体,一方面需要治理隐藏着巨大隐患的非法办学,两者指向都是为了孩子。

  其实,冷静地审视,会看到问题的另一面,由于缺乏充分的教育资源,很多山区学校都游走于这种合法与非法的边缘,孩子们没有“合法”的学校可以上,只能上这种缺乏办学资质、缺乏安全环境、随时可能被拆除的“非法办学”学校。――这样的残酷现实,是“最悲伤作文”所描述的“悲伤”的残酷的续写:父亲没了,妈妈死了,当社会爱心涌来时,又发现所在的学校是非法办学。孩子的教育将何处安放呢?这是比“最悲伤作文”更悲伤的现实,舆论应该更多地去关注山区教育“非法办学”这个让人不安的现实。

  2

  非法办学这个词让人寒心

  先有“最悲伤作文”,再有官方宣布“最悲伤作文”事发小学为非法办学,需要拆除――时间上的先后,让人感觉官方好像是在针对这所学校。客观地看,官方可能没必要跟支教者对立,没必要用“非法办学”的帽子去遮掩“最悲伤作文”的问题。可舆论的反感提醒官方,在对待民间的温情和善心上一定要心存敬畏,“非法办学”这个虽很“法律”却很冰冷的词,会打碎人心――也许确实是“非法办学”,为什么不能改改那种冰冷而无温度的措辞和居高临下的态度?可以依法整改,甚至拆除,但毕竟人家是来支教的,是来帮政府履行教育责任,办学后是一颗颗爱心善心,能不能多些沟通。

  另一个回避不了的追问是,之前干嘛去了,为什么“最悲伤作文”出现之前,官方对于“非法办学”视而不见?给人的感觉是,记者充满善意的报道反而成了一封举报信,这让记者情何以堪?


声明:凡第一传媒网转载或发布的文章,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910674347@qq.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予以处理。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