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媒指数 New Media Index 新媒孵化 New Media Hatch 新媒招聘 New Media Recruit 新媒学院 New Media College
您当前的位置:第一传媒网 > 产经 > 公司新闻 >

迅雷内讧背后:争议玩客币和危险的重生 这是压倒它的最后一根稻草?

作者:传媒使者 来源:腾讯科技 发表时间:2017-12-01

成立于2003年的迅雷,曾被视作技术导向型公司的发展典范。

  一场被公开化的内讧,让近期因玩客币业务股价大涨的迅雷再次成为关注焦点。

  昨日,迅雷在官方微博发出公告,称迅雷金融等迅雷大数据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及其子公司经营的业务,并非迅雷集团旗下业务,撤销其品牌和商标授权;但迅雷大数据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很快予以回击,称迅雷大数据与迅雷金融均是依法注册,还指责玩客币业务并未使用区块链技术,是变相ICO。

  “陈磊以其同时担任迅雷CEO之身份便利,打击报复迅雷大数据公司不愿在陈磊开展的玩客币违法违规活动中同流合污的单方面行为。”这一回应随后被迅雷官方指责为是诬陷,双方火药味十足。

  区块链、山寨币炒客、黄牛、妖股、重生、内斗等等一系列争议关键词,如今正一同聚集在迅雷身上。

  2010年前,限于家庭用户的低带宽,迅雷作为一款下载软件,一度是中国内容产业最主要的入口之一,当时市场上少有可堪比QQ用户规模的明星级产品。

  但斗转星移,随着运营商基础建设的日趋完善与流媒体的高速发展,下载早已成为夕阳产业。 迅雷的天下,也变了天。

  “迅雷一直渴望转型,做了各种尝试,体验也放松了,这是今天迅雷下载面临巨大挑战的主要原因”,迅雷CEO陈磊在上周接受腾讯深网独家专访时坦言。

  业务上难以扭转的下行态势,最终反映到资本市场上:自2014年6月上市首日14.9美元的收盘价起,迅雷股价几乎一路下行,最低曾跌至3.1美元左右,差不多是发行价12美元的三分之一。

  然而,骤变却在迅雷低调数年后“意外”降临。

  得益于今年9月上线的区块链产品“玩客币”,迅雷从10月12日收盘价的4.30美元,最高涨至11月24日的27美元,前后仅一个多月时间。

  不仅如此,在跻身妖股同时,“玩客币”由于复制了当年比特币的疯狂,其“矿机”玩客云硬件也遭受到前所未有的追捧,原价399元的产品在二手市场最高被热炒到3000元以上。

  变得炙手可热的迅雷似乎走向了重生。

  但“玩客币”这款被一些业界人士视作山寨币的产品,也前所未有的将迅雷置于漩涡中央。先是“玩客币投资者”赴公司总部抗议,而后因迅雷决定收回迅雷金融的迅雷品牌,引发二者数轮隔空对弈。话题频发的迅雷,正变得愈加复杂难辨。

  一家下载起家的老公司,此前因一款山寨币一夜之间走向重生,在很多人眼中,本身就显得颇为荒诞-----而这场“重生”大戏,究竟是迅雷崛起的开始,还是压倒它的最后一根稻草?剥开炒作和内讧的迷雾,迅雷的未来究竟在何方?

  

  技术导向的得与失

 

  成立于2003年的迅雷,曾被视作技术导向型公司的发展典范。

  “在深圳互联网圈,迅雷和快播不少方面很像,都是典型的技术导向型公司”,一位曾在迅雷工作过的老员工告诉深网。这与技术出身的两位创始人邹胜龙、程浩息息相关。

  分布式计算技术是迅雷创业之初的杀手锏。这一技术在当时多被用于搜索引擎,两位创始人经过一年的摸索后,决定将其用于下载软件之中。

  2004年正是PC端游崛起的时候,动辄几个G的客户端与糟糕的网络让迅雷很快搭上了快车。经过数年发展,最终,在中国互联网的蛮荒期,迅雷成功完成了站位与原始积累,做到了由技术到产品的转化。

  早期的成功,奠定了迅雷“技术高于一切”的文化。“迅雷始终是一个技术公司,它在做技术的时候强调技术,在做产品的时候同样强调技术。一个公司如果没有自己的核心技术,会有巨大的风险。”邹胜龙曾在采访时说。


声明:凡第一传媒网转载或发布的文章,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910674347@qq.com,我们会在第一时间予以处理。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